♪ 深呼吸、放輕鬆~          隨時做好轉彎的準備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◆寫真:東京家中一角


by hsiaoyin
カレンダー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【日本風】通勤電車?痛勤電車!

c0061083_13121759.jpg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東京的通勤電車(つうきんでんしゃ),
大多數上班族上下班、
學生上下課時利用的電車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沒機會在東京搭通勤電車的人,絶對想像不到東京的通勤電車有多麼的可怕。

在上班時間的電車幾乎都是塞滿了人,擠滿了人的電車在日本叫“滿員電車”(まんいんでんしゃ),有些上班族甚至稱“通勤電車”為“痛勤電車”(通和痛的日文發音是一樣的),我想,東京上班族所謂“辛苦的一天”,應是從搭滿員電車這個階段開始的吧!

還沒開始工作前,雖然常搭電車,但從未嚐試過搭“滿員電車”的滋味,所以無法深刻體會到東京上班族在未抵達公司前就必須慘遭“滿員電車”揉躪的悲情。在東京的第一份工作,上班時間是九點,因為通勤時間約一小時,所以我在八點十分就應搭上車,在此順便說明,在東京,通勤時間一小時左右算是很普遍的,要花上1.5~2小時通勤的大有人在呢!回到話題,因為許多公司都是九點上班,所以八點左右的電車(在我利用的車站)算是擠到最高峰的了。

記得第一天搭“滿員電車”時,電車到站車門打開時,靠門的人瞬間被彈了出來,原來到站之前早己擠到門口了,我頓時目瞪口呆,而且直覺告訴我,應該是擠不上去了,然而,我連猶豫該不該上車的時間都沒有,後面的一群人硬是將我推擠到電車上,而在經過一陣推擠之後,門車勉強關上,此時的我早己和陌生人前胸貼後背,而且全身無法動彈,而在我努力的找到了可以“放”腳的空間後,總算才是憑著自己的力量站住了,這時驚然發現,自己竟已被擠到接近另一邊車門的地方了,這可真是太神奇了,原本早己沒有空隙電車中,居然還可擠上那麼多人,讓我實在不得不佩服日本上班族們的擠功和耐力!

在後來的日子裡,我就像日本上班族一樣,總在工作尚未開始前就必須先承受擠“滿員電車”的壓力,身體況狀不是挺好的我,反而覺得公司的工作內容比擠電車這擋事還輕鬆許多呢!

剛開始搭“滿員電車”時,真可說是每天都在學取教訓、累積經驗,記得有一次我是最後上車人,我很用力且厚臉皮的用背將裡面的人擠進去後,車門終於順利關上,然而,就在我正得意著數日之內擠功進步神速的同時,靠裡面的人竟像復仇似的回擠到我身上,像被急速行駛的車撞擊在身上似的,將我整個人擠到貼在車門上(注意:是真的貼著,不是比譬而己),身體貼在車門上還可以接受,但竟然連“臉”也貼在車門上..出門前笨手笨腳好不容易上好的妝就在這一刻給毀了。這時才想通,為什麼在通勤時間的時候,車站的洗手間裡老是擠滿了補妝中的OL(日本稱一般女上班族為OL“Office Lady”) ,原來就是這麼一回事,從此之後,我就儘量避免最後上車,免的在體力喪失怠盡抵達公司後還要花時間精力來補妝。

在搭“滿員電車”時,幾乎是動彈不得的,所以這時若是碰上令人覺得苦上加苦的事,那可真是讓人想當場自盡,這些事不外乎是,碰到“變態(日本稱為痴漢”ちかん“)、“夏天時滿身汗味的人” 、“有體味或口臭的人” 、“站在好幾天沒洗頭的人的後面” 等等;另外,排除這些外來的因素,若是遇到身體不適時(像女孩子每個月的生理期),那才是最難過的了,每次搭“滿員電車”時,都可見到身體不適的女生中途下車休息。

談到“通勤電車”,那可不能不提起下班時的通勤電車。雖然下班時的電車沒像上班時那麼擠,但除了精疲力竭返家途中的上班族之外,就是酒醉的人特別多,當見到雙頰泛紅大聲說話的人或是雙眼緊閉東倒西歪站不住的人,八九不離十,我們可以懷疑他(她)應該是醉了,可別認為喝醉酒的人大多是深夜回家的喔,有些上班族的聚餐(日本稱“飲み会”)從五、六點就開始了,而且在日本的電車月台,都有買小瓶裝的日本酒,有些“歐幾桑”在等電車的時候就會先來個兩瓶解解酒癮的,像我每天搭七點左右的電車回家時,就常可見到己喝得醉醺醺的人。

然而這種情況在週五或放假前夕達到最高峰,尤其是接近末班車時的每一班車,一進入車箱,酒氣熏天,簡直像是到了酒廠似的,而末班車不只是酒氣沖天而己,令車站人員很頭痛的是,幾乎天天都會有人錯過站下車而睡到終站,所以在終點站值勤的車站人員一天中最後的工作就是把這些人叫醒,然後送出車站。

另外,我還遇過一種也令車站人員頭痛的狀況,有一次從新宿搭車回家,對面坐著四個微醺的年輕人,他們大聲的聊了約三站左右,其中一人突然站了起來並且用手摀住了嘴,正當我想閉眼休息的時候,卻看到從他的嘴中開始流出了東西。

“喔!我的天啊!他正在吐”...我腦袋裡才閃過這個念頭~

說時遲那時快,他的手己經無法抵擋那排山倒海而來的穢物了,“ㄆ一ㄚ”的一聲,全部流落他朋友的身上和地面,四週的人包括我都以敏捷的身手落荒而逃,電車此時剛好到站,他衝出車外,留下那可憐不知所措的三個朋友和我們這群目瞪口呆的受害者,當然,在下一站幾乎所有的人都換了車箱。

“通勤電車”可說是東京上班族人人心中的痛,但卻也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,每天早晨,它載著我們奔向創造希望的世界去,夜幕低垂,它再將這些奮戰了一天己疲憊不堪的身驅帶回溫暖的家;我們雖然抱怨它,但卻不得不感謝它!
[PR]
by hsiaoyin | 2003-07-23 13:59 | ◆flora@東京